纤巷的一江水

「上帝不响,似一切全由我定。」

疯狂打CALL!为太太们贡献膝盖!

楼诚影视文化公司:

雨中西湖边,如果琰素贞遇到了蔺许仙

会不会大声喊出你的名字,你猜gay or European

一瞥惊鸿舞,一出甄嬛传,看呆铁齿铜牙纪晓岚

汉尼拔联合金粉世家,命令黑执事未来逆转

哦对了,还有你想看的楼诚百合,

都在《伪装者》全员性转

拢住这最是动人女儿情,都在每一世的每一眼。


多部经典影视剧全新演绎,超过40个角色重塑再造

21位导演倾情打造,楼诚影业携明家影帝归来

强力打造「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」


2017.11.11 0点5分

楼诚影帝作品大赏 Part 1

B站火热上映


【靳东水仙】【恕不远送】温柔常客(水仙!)

片源/《外科风云》《到爱的距离》

CP/恕不远送(《外科风云》庄恕X《到爱的距离》凌远,水仙!水仙!水仙!)

BGM/《温柔常客》(原曲/Eternal 策划/啪叽 填词/小驴 演唱/RaJor 后期/RaJor 板绘/浣熊蜀黍 美工/無肉不开心)

制/纤巷

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觉得特别适合小恕和院座,干脆剪到一起去【微笑。

这个片子,emmmmm,第一次剪水仙,从头摸索,肥肠绝望,一开始是频繁串戏,后来剧情和技术上也出过问题,总之就是——

累死了。

这片子是糖,高糖,有刀,但最后是糖,HE!HE!HE!

故事大概也就是互舔伤口梗?非常俗气但还是好甜啊,喜欢。

尝试了一些新东西,比如说左右声道,比如说跨片剪剧情,比如说调色,比如说节奏,好在都是山影的剧,画风比较一致hhhhh还比较好拉。 

有些尝试比较成功,有些就比较……嗯,迷。

可能也是我的最后一次水仙尝试【这个FLAG,未来可能会打脸,不管了,不管成功与否,总之,希望你们能喜欢吧。

一如既往地谢谢雀妹,谢谢我的朋友们,谢谢观众老爷们。

以及,对了——

迟来的,万圣节快乐。

给你们发糖了哟,不许捣蛋。

打不开的太太们可以直接B站搜AV号:15908312。

禁二传二改。

谢谢,爱你们。

【琅琊榜】【蔺靖/微靖苏】性空山(大三角,慎!看简介!)

片源/《琅琊榜》

CP/蔺苏&微靖苏(真的相当少,信我)

BGM/《性空山》(作曲/陈粒 作词/郭婞 演唱/陈粒)

赠/禾雀

制/纤巷

大概是蔺鸽主单向暗恋梅长苏,但梅长苏和靖王在一起了……长苏最后死了,嗯,慎,特别报复社会!

有一天和我雀讨论起来,觉得阁主实在美貌,于是就想剪个片子舔舔蔺鸽主的颜,后来发现有阁主的地方就有长苏,再后来发现这首歌好像不太对,然后就这样了,emmmmm……

其实我本来就想剪一个送别的故事,送着送着就不知道送哪去了。

这次的片子非常好懂,就是一个单向暗恋求而不得的故事,应该很清楚了。

有一点虐,蔺苏和几不可见的靖苏都是刀,做好心理准备。

希望我所有的,在身边,不在身边的朋友,都好好的。

希望我家雀妹在陌生的城市里一切都好。

禁二传二改。

谢谢,爱你们。

【伪装者】【楼诚】谢处生花

片源/《伪装者》

CP/楼诚

BGM/《谢处生花》(原曲/吴哥窟 作词/夜離每天睡不醒 演唱/gogo 后期/曼曼)

赠/禾雀

制/纤巷

节奏感已死系列,全都是瞎剪系列,没有剧情系列,剪完这个片子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QAQQQQQ

大概是个双向暗恋梗,不明显,你们应该能看得出来……吧,看不出来……就……看不出来吧。

反正你们记住,甜的,不是刀,就可以了,信我。

给禾雀妹儿,谢谢她的不离不弃,剪了差不多一周吧,雀妹一直在给我提意见,特别爱她,虽然我完全没有采纳/微笑。

软件有点问题,导出的时候有的地方不太清楚,不建议大屏观看,小屏清晰度还是很好哒。

一转眼,《伪装者》也两年啦,我还是爱他们,笔芯。

视频有点大,建议老爷们在WIFI条件下观看。

禁二传二剪。

谢谢,爱你们。

【红之书】【储叶】时光

BE,慎。
只是想虐/微笑。
啊,我爱玻璃渣,玻璃渣使我快乐。
又,不收刀片。

原/淮上
文/纤巷

储北和叶莲的再次相遇已经是很多年以后,那时储北已经垂暮,而叶莲仿佛还是在西伯利亚时初见的少年,面容精致,目光冰冷,好像这么多年的时光在他身上呼啸而过,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最近几年储北的身体越来越差,多年以前卡尼尔的那次刺杀,最终还是没有失手,时隔多年终于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储北晚年的岁月,几乎都是在医院里插着管子度过的。
叶莲的到访在储北的意料之内,那时他的身体已经很差,死亡几乎就是第二天的事,眼看着这么多年的故人就要离开,叶莲没有理由不来看看。
所以当年轻的护士慌张地报出叶莲名字的时候,储北表现出了出奇地淡定,就好像来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,而不是他一生费尽心思追捕的通缉犯。
叶莲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白衬衫,套了一条牛仔裤,外面披了一件白大褂,这是在医院里最普通的一身打扮,而很多年前,叶莲第一次见到储北,也是这样,眉目清秀,好像只是一个路过的学生。
储北被氧气面罩覆盖的脸上露出了几乎算得上是温柔的微笑,这么多年来,他留给外界的形象几乎都是严肃而冷硬的,像这样柔和而充满温情的表情在储北身上似乎是很难见到的。
叶莲礼貌的回给他一个微笑,伸手指了指窗边的椅子,“我能坐下吗?”
储北的声音透过氧气面罩显得干瘪而嘶哑,“你坐吧。”
叶莲坐下笑了笑,“真是没想到,竟然有一天我们能坐在同一个屋子里聊天。”
储北的声音温和,“一生那么长,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,就像我当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你会叛国。”
到现在,储北说话已经非常费力,每个字都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,而这句话,他说出来的时候竟然无比清晰。
叶莲的笑容不变,“是啊,当年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你会死在我前面。”
储北看着他,“我很快就会死了,你呢?听说联合国对红的围剿已经失败了,大约你能比我多活几年。”
“托中校的福,这些年我过得还算不错,不过大约再过几年,我也会落到和中校一样的下场。”
储北没有再回答,换了一个问题问,“那年你叛国,我去追你,为什么你没有开枪?”
叶莲没有说话,沉默地看着他。
储北继续问下去,“这么多年,你有无数次可以开枪的机会,为什么都没有动手?”
叶莲笑了一下,反问回去,“你不是也一样吗?”
储北闭了一下眼睛,再睁开的时候,目光平静而沉稳,“我一直想知道,你到底为什么叛国。”
叶莲突然站起来走到他床边,低下头对上他的视线,隔着半个世纪的岁月,两个人的目光交错,叶莲年轻的面容忽然给了储北一种错觉,仿佛这么多年的时光只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,而叶莲还是那个多年以前沉静的少年。
叶莲站在那里,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嘲讽有一点惊讶,“这么多年了,你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。”
储北的语气几乎是无奈的,“你就不能正面回答我,然后让我安心的走吗?”
叶莲的回答干净利落,“不能。”
储北叹了口气,“算了,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,把能说的都说了吧,说完我好走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你要是说的话,最好快点,我时间不多了。”
叶莲突然问他,“你还记得在西伯利亚,我跟你的第一次吗?”
储北“嗯”了一声,叶莲继续说,“我当时其实是想开枪的,不过开枪之前想了想,堂堂少将就这么死在床上,好像不太值得。”
储北低低地笑了一声,“所以呢?”
“我就是想告诉你,那真的就是我对国家尽忠的一种方式。”
储北习惯性的想反问,但是最终那个巨大的疑问还是被他压在了心里,他太了解叶莲了,叶莲不想说的事情,拿枪逼着他都没用。
储北突然有一点难以言喻的挫败感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两个人之间那个认输的人还是他。
“果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就算是身体换了,性格还是没什么变化。”
储北的目光垂下去,他突然想起来,很多年以前,他和叶莲去救百加的时候,在闵和的别墅里,那时濒死的人是叶莲,而现在那个人是他。
不同的是,叶莲还有另一个身体,而他一旦停止呼吸,就是真正的死亡。
“肉体可以腐烂,而精神是永恒的,前辈,这么简单的道理需要我给你讲吗?”
储北苦笑,“所以你是想说,我就要脱离肉体,去追求灵魂的永恒了?”
叶莲点头,“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“可惜我还是一介凡人,没有肉体什么都他妈是扯淡。”
储北面对死亡一贯表现的很淡然,起码在外界看来是这样的,但其实在储北心里,他并没有那么平静,他也害怕疾病,害怕死亡,对危及生命的东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,但是这些年的战争,让他没有时间也不能去恐惧。
储北有时候想,可能叶莲才是那个面对死亡真正淡然的人,他没有家人,没有朋友,没有一切可能绊住他的牵挂,他做完了他想做的事情,就可以安静的离开。但是储北从来没有想过,这些年他做过的事情可能他并不希望发生,而所谓的了无牵挂,他是否真的能修炼到无情无欲的地步。
这一切,储北都没有想过。
叶莲突然微笑地看向他,“前辈,可惜现在你的生死并不能由得你啊。”
储北咳了一声,“有多少人的生死能由得自己呢?我也许还是幸运的,至少在我死前,我想见的人还能来给我送行。”
叶莲站在他身边,无言的注视着他,过了很长时间,叶莲才开口,“我走了。”
储北看着叶莲,他的衣角拂过储北的掌心,带起一片细小的浮动,那一瞬间,仿佛他又回到了西伯利亚封冻的冰原上,仓促间时光首尾交叠,一切如旧。
储北猛的叫住他,“叶莲!”
叶莲回过头,彼此目光相对,储北突然觉得,这些年来刻骨的背叛、仇恨和伤害都不再重要,甚至他穷极一生追寻的谜底也在此刻变得苍白无力,在如潮水般奔涌的时光里,所有晦涩阴暗的往事都已被深埋于地下,而那些曾经被埋没的信任和青涩的爱开始逐渐变得明显。
岁月把他们推到了最不堪的境地,又在最后一刻给了他们希望,储北不知道,这是悲哀还是幸运。
储北艰难地喘了一会,叶莲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,很久之后,储北才开口,“叶莲,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都没跟你说过,”他顿了一下,盯着叶莲的眼睛,“我爱你。”
叶莲的目光没有动,过了一会,叶莲才俯下身,缓缓地抱住了他。
储北猛的愣住了,过了很长时间,他才伸出手,肌肤相贴的那一瞬间,储北泪流满面。
叶莲抱着他,像多年以前那样轻轻拍着他的背,很久以后,他才起身跟储北道别。
储北声音低沉喑哑,“再见,保重。”
叶莲笑了笑,走到房间门口,突然又回过头,很轻地说,“前辈,对不起。”
储北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突然想起来,半个世纪以前,叶莲也是这样叫他前辈,笑的温和而安静。
历史总会有一些必然的巧合,多年后的某一天,储北发现,初遇和诀别竟然是如此相似。
……
储北走的很安稳,这位执掌联合国多年的中校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停止了呼吸,苍白的病房里,储北仿佛看见,年轻的叶莲缓缓向他走来,如血般的残阳里,叶莲背着枪,微笑地向他伸出手,“前辈你好,我是叶莲。”

-END -

反反复复风风雨雨,终于完了。
我15年冬天写的《时光》,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,两年过去了。
处女作,渣,谢谢你们的(bu )喜(xian )欢(qi)。
淮淮也开新文了,希望一切都好。
谢谢,爱你们。